对不起我诈尸的,我我我31号再走

刘邦的一生

日常一堆改梗。


幼年

从小,刘邦的女人缘就可以说是很好了,从幼儿园开始到小学,就有一堆女孩子围着他转,但是他最喜欢跟隔壁床一个香香的软软的小妹妹玩。

但一天,刘邦惊恐万分地找到老师,还吓哭了,喊着再也不要跟那个人玩。

老师:刘邦,怎么了?

刘邦:老师,我隔壁床的小兄弟鸡鸡被老鼠咬掉了,我跟他玩久了,我的的小鸡鸡会不会也被咬掉???

老师:……

这就是刘邦后来到二十七岁都没有女朋友的理由。


成年

在18岁那天,刘邦喝醉了,愣是闯到自家公司,敲开办公室的大门,搂着他爸,道:“爸,我喊你这么多年爸了,改换你喊喊我了吧?”

于是刚好成年的刘邦...

王者荣耀未解之谜第二弹

越来越少的外卖

狄仁杰不耐烦地用指尖敲着桌面,这外卖,点了都快三个小时了,还没送到?这时,一人匆匆忙忙地跑进衙门,原来是李白。

李白说,他在一家餐馆点了六次醉蟹,一份十二只,第一次成功送达,第二次少了但没有延迟,第三次延迟了会又少了一只,第四次少了一半,第五六次直接没来。

狄仁杰拿出手机,问:“是这家店吗?”

李白点点头。

一般来说,狄仁杰是不搞这些东西的,因为他很忙,每天都忙着拍飞来飞去的苍蝇。但是呢,他是一个爱民的官,于是他毅然决然地带着李元芳去抓这个犯人。

绝对不是因为自己在这家也点了东西


“听说是有热死的鬼不满我们可以不出门,然后就把我们的食物吃了。”

“元芳,别...

设定是吕布能在他人脸上看见对方喜欢的人。

吕布一觉醒来时,发觉自己的脸有些许不对劲——白皙的皮肤上,貂蝉十二字浮现在眼前。像是用黑色签字笔画的,不论怎么擦洗,黑色不能清洗下来。
难不成是昨天晚上韩信玩性大发,进了我房间画的?
没这个必要啊,我与他无冤无仇,也不熟,更况且还听见他的房间里传播出他与刘邦的阵阵喘息。
那到底……

吕布被突如其来的铃声吓了个激灵,仔细查看屏幕上的几个大字让吕布赶紧离开镜子,草草打扮了下,火急火燎地出门了。

他来到小乔开设的花店,买下貂蝉最喜欢的花,在付钱时,发现周瑜二字在小乔脸上十分逐渐出现。
“追女孩子可真幸苦啊。”小乔把花递给吕布,摆出一副我懂得样子。吕布点点头,犹...

这儿是木森第一天的雷狮,想扩凹凸同好qwq

三人蹦,必有人摔之♪

赌徒(德古拉邦×教廷特使信)

刘邦一直很喜欢跟韩信打赌。

初次相遇
第一次见面,刘邦跟韩信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,最后刘邦踩着韩信的脑袋,半眯着眼睛,稍稍歪头,略带笑意看着韩信,韩信不知道刘邦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
“吸血鬼!要杀我就赶紧的,别在这浪费时间!”他竭尽全力朝吸血鬼吼道。
刘邦一笑,松脚,捏起韩信的下巴:
“喂,教廷的家伙,我们来打个赌,如何?”
“嘁……”韩信不屑一顾,“来啊,反正我都是要死的人了,还怕你?”
“你输了。”

德古拉覆上特使的薄唇,用尖锐的牙齿刺破,贪婪地吮吸着渗出的血液,最终满意地用拇指擦干自己嘴边的血迹,看着面前满脸通红的韩信。
“我们赌的就是我会不会杀死你,答案是不会。”

“为什么跟我签契约?你明明可以...

如何正确地通过评论勾搭画手

若木为茶:

鉴于有些写手小伙伴抱怨画手不好勾搭,有些画手小伙伴被一些评论弄得十分郁闷,于是来写个不保证对也不保证全的无责任指南,愿大家都能勾搭上脑洞相通的画手小伙伴~

1.做好阅读理解

错误举例1:哈哈哈哈哈!

错题点:这可如何回复……大部分画手都语死早,我等连ID都取不出来,甚至用颜文字来填写ID的文废们,真的不知道如何用颜文字之外的东西来回复全能又抽象的哈哈哈QAQ

正确举例:太太您真是丧心病狂哈哈哈哈哈!那个XX居然做出了XXX的事情,很好这很符合人设哈哈哈!

太太:谢谢夸奖,我还要继续努力,把丧心病狂发扬光大,让丧心病狂走出地球,征服宇宙(ง •̀...

冰块

两个小家伙来到河道边上,望着一朵朵白云闲聊。
“是夏天啊。”烦人的知了声在耳边鸣响不断,李元芳不由感叹时间过得之快。
“是啊,算上今天的话,我在长安城待了一年。”
孙膑吸溜吸溜地喝着冰可乐,制止住了李元芳手上的动作。
“耗子,别再从你的可乐里面掏冰块出来玩啊,可乐还要不要喝了?”
“要,不过可乐虽然好喝,但是我更想玩冰块……”李元芳沮丧地垂下耳朵,嘟囔着。“正所谓可乐跟冰块不能兼得嘛……”
孙膑嗤笑一声,将自己的可乐递给李元芳,道:“哝,我的可乐喝完了,里头剩下的冰块给你,在这里等我,我去给你买一杯回来。”
“好。”

李元芳没有看向离去的孙膑,反倒是拿出里头的冰块,把他们放在手心上,看着他们融化。
冰块来到...

笑死我了

齐翟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肆曰:

lx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她笑,有的叫道,“lx,你旧文又被举报了!”她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买份水军,要上千热度。”便排出九张加拿大币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 “你一定又买了邦信榜首了!”lx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 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买了热度,抠着给。”lx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买粉不能算买……买粉!……写作者的事,能算买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对自己的肯定”,什么“我的心血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一把大侃刀:...

峡谷生活日常

一堆改梗。

最近张良生日到了,刘邦在网上给他邮的礼物付款时特意告诉卖家帮他在里面写张条子  生日快乐!
张良收到礼物时,一脸复杂地问刘邦:
“张条子是哪位?”
“没有张条子这个人啊,我不是叫你张狗链的吗?”
“那为什么礼物里面夹着张条子生日快乐”

花木兰想向兰陵王撒一回娇,可惜又放不下包袱,等兰陵王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到约定好的地点后,兰陵王看到了扒拉着自己仙女裙的花木兰。
“咳……咳……”花木兰见状,轻咳两声。
“不错嘛。”兰陵王回应道。
“那个……兰陵王啊……”
“嗯?”
“老子可爱吗?”
“可爱,我觉得庄子也可爱,还有孔子,还有……”
“滚吧高长恭这会老子不约了”
“???”

“爸,我是不是你亲生...

1 / 19

© 茶九言tea | Powered by LOFTER